中國教育在線
中國教育在線
海外學者中國行
海外高層次人才招聘會
職位優選
學術橋人才評審評估
Science聚焦雙一流
第十一屆創新中國論壇在京舉行
2019-12-29
科學網

  一方面,新科技革命方興未艾,但其雙刃劍效應日益受到社會關注;另一方面,由上一輪科技革命孕育的互聯網經濟已成GDP重頭,但其迅猛發展中伴生的責任與誠信等問題愈加突顯,如何看待企業公關大戰中的“打頭辦”“打美辦”等競爭行為,也對監管向善提出嚴峻挑戰。

  12月28日,第十一屆創新中國論壇在北京大學經濟學院舉行,此次論壇主題為“新科技革命下的互聯網經濟”。論壇由中國科學報社、中國高等科學技術中心、北京大學經濟學院主辦,北京大學國民經濟研究中心承辦,得到了創新中國智庫的支持。來自有關高校、科研機構和新聞媒體等單位近百人參加此次盛會,共同探討新科技革命背景下中國互聯網經濟的新挑戰、新機遇和新愿景。

  2019年10月20日,習近平同志致信祝賀第六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指出,當前,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加速演進,人工智能、大數據、物聯網等新技術新應用新業態方興未艾,互聯網迎來了更加強勁的發展動能和更加廣闊的發展空間。

  麥肯錫全球研究院發布的研究報告表明,早在2013年中國互聯網經濟占GDP比重已超美國。今年5月,國家網信辦發布的《數字中國建設發展報告(2018年)》指出,2018年數字經濟占GDP比重超三成,電子商務交易額為31.63萬億元,網絡零售額超9萬億元;農業數字化轉型穩步推進,互聯網與制造業深度融合;數字化新業態不斷涌現,我國網絡支付用戶規模達6億;跨境電商零售進出口總額快速增長。2019年上述各項數字預期將大幅出超。

  新科技革命孕育了互聯網,互聯網不斷為新科技革命賦能。兩者互相加持,能級不斷放大,雙刃劍效應也越來越顯著。那么,新科技革命的內涵究竟是什么,可能帶來哪些產業層面的可能?除了互聯網企業提出的科技向善,監管向善的制度框架究竟該如何設計,又如何落地實施?本次論壇通過對新科技革命及互聯網產業發展態勢的深度解析,對上述問題給出諸多建設性思考。

  論壇上,北京大學經濟學院院長董志勇,中國科學報社社長、總編輯趙彥代表主辦單位分別致詞,他們對受邀參加此次論壇的嘉賓、學者、媒體記者等參會人士表示感謝,希望此次論壇能夠集納真言,探究舉措,以期為國家決策提供重要參考,護航新科技革命下的互聯網經濟健康發展。論壇由中國科學報社副局級編委李占軍主持。

  致辭中,董志勇回顧了改革開放40年來中國經濟每十年的發展特點:1978年到1988年是所謂“草莽時代”,沒有明晰的產權制度;1988年到1998年是“下?!鋇氖貝?,企業家們掌握了一些規則,也擁有一些資源,新的企業產權制度逐漸明晰;1998年到2008年解決了創始人制度和職業經理人兩個大問題;2008年到2018年互聯網經濟、共享經濟等新業態迅猛發展,給理論與實踐帶來很多挑戰。對比美國150年經濟發展史——工業時代產生了像“鋼鐵大王”這樣的企業家,消費時代產生了好萊塢、麥當勞等企業,互聯網時代產生了喬布斯、比爾蓋茨這樣的企業家——董志勇提示大家思考:中國在改革開放的第五個十年將會涌現出什么樣的第五代企業家。他表示,在這個新的時代,中國在變,今日之變,前所未有,將越變越好。

  趙彥在致辭中首先對與會人士和共同主辦方北京大學經濟學院表示感謝,并希望與會專家學者就此次論壇主題開展一次“頭腦風暴”。據趙彥介紹,創新中國論壇是華裔物理學家李政道先生倡導的一個小型化、學術化、智庫型的專業性論壇,論壇主辦方將繼續按照李先生倡導的方向,把論壇活動持續舉辦下去。此次論壇分為主旨報告、嘉賓發言和互動討論三個部分。國際歐亞科學院院士、中國科學院中國現代化研究中心主任何傳啟,國家行政學院領導科學與藝術研究中心副主任、教授邱霈恩分別作主旨報告。北京大學經濟學院教授、北京大學國民經濟研究中心主任蘇劍,北京大學社會經濟史研究所名譽所長、教授蕭國亮,中國科學院科技戰略咨詢研究院研究員王曉明,北京大學政府管理學院副院長、副教授黃璜,北京林業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副教授徐保軍等五位嘉賓在論壇上分別發言。

  何傳啟在題為“新科技和新產業革命的新機遇新挑戰”的開場主旨報告中指出,過去5個世紀先后發生5次科技革命和3次產業革命,當前在21世紀有可能發生兩次新科技革命和兩次新產業革命——以新生物學和再生革命為引領的第六次科技革命(2020~2050年左右),及以新物理學和時空革命為引領的第七次科技革命(2050~2100年左右);以及21世紀上半葉由仿生和再生技術推動的第四次產業革命,和21世紀下半葉由能源和運輸革命推動的第五次產業革命。他指出,這些科技和產業革命將塑造一個新的世界,其中有挑戰也有機遇,他期待我們這代人能夠抓住歷史機遇,加速中國復興。

  邱霈恩在題為“把互聯網經濟打造成安全誠信健康的現代經濟”的主旨報告中指出,當前互聯網經濟方興未艾,是最為活躍的、前景廣闊的科技創新型現代經濟,但同時互聯網經濟被不良因素侵入,成為受風險重地拖累的現代經濟先鋒,其突出問題主要表現為:互聯網經濟發展中存在有不良動機和實質的“巧妙金融行為”,存在明的和暗的不誠信問題,以及存在規范約束不到位的不健康問題。為此,他建議以政策和技術作保證,賦予互聯網經濟以道德的靈魂和杠桿,使之成為安全誠信健康的現代經濟。但他也同時提出,要注意加強對網絡經濟監管者的監督,把這項權力也關進制度的籠子,確保這項權力及其行使更加規范、更有公信力。

  在嘉賓發言環節,蘇劍在主題為“數字經濟與人類未來”的報告中說,數字經濟對世界和人類產生的影響可能表現在三個方面——“國將不國”“家將不家”“人將不人”。首先,互聯網科技讓國與國之間的邊界被打破了,全球產業呈現出全新的變化,服務業所占比重越來越大,給人們生活打開了新的大門。它讓人們可以超越國界工作,在萬里之外為一個企業服務。未來國與國之間的邊界會越來越模糊,最終國家可能就會消亡。其次,隨著技術的進步,傳統上依靠家庭養老、看護后代等工作將被取代,家庭能夠給人帶來的價值越來越少。此外,器官移植、信息植入等技術也會讓“我不再是我”。這將讓人們再次回到最原始的哲學追問:我是誰?我從哪里來?我要到哪里去?

  在“人文主義與互聯網經濟”的報告中,蕭國亮再次強調了“互聯網金融企業要學會帶著鐐銬跳舞”的觀點,他同時指出,這還遠遠不夠。在科學主義大行其道的今天,需要大聲疾呼人文主義的回歸!因為首先,科學主義的互聯網經濟是一把“雙刃?!?,如果沒有人文主義的導向性,高效率不等于高效益。如果辦了錯事,后果不言自明。其次,科學主義與人文主義歷來是經濟發展和社會進步的兩翼。如果沒有人文主義的價值理性,科學主義的單獨發展有可能給人類帶來災難性的后果。再者,馬克思說過,“自然科學往后將包括關于人的科學,正像關于人的科學包括自然科學一樣,這將是一門科學?!痹諼蠢吹摹白雜扇肆咸濉鋇納緇嶗?,科學主義與人文主義、經濟發展與道德進步將達到和諧的完滿的統一。這就是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的發展之路。

  王曉明在題為“第四次工業革命與傳統產業的數字化轉型”的報告中指出,以“云、大、物、智、移、區”等新一代信息技術作為標志性技術的第四次工業革命,正在塑造著新材料、新能源、生物醫藥等新興產業領域,并影響著智能制造、智能交通、數字能源等傳統產業的數字化轉型。與前三次工業革命不同,中國也是第四次工業革命的源發性國家之一。他指出,工業互聯網是工業4.0的重要平臺載體,國內智能制造和工業互聯網正處于政策紅利期,已經形成智能制造和工業互聯網疊加的生態,需要走具有中國特色的工業互聯網發展路徑。同時,數字經濟2020年預計將達到全球GDP的25%,并仍快速增長,他建議利用新一代信息技術,推進傳統產業的數字化轉型,構建全新的數字經濟體系。

  黃璜圍繞互聯網經濟下“監管向善:命題與框架”主題作了發言,他指出企業界提出的“科技向善”包含兩種解讀——將新技術無償或低價用于支持公用事業或公益事業,和企業科學技術的價值取向。他認為國家正在建設的“互聯網+監管”體系,科技應用于監管。他分析了企業科技向善和政府監管(科技)向善的區別,以及企業科技向善的核心和政府監管向善的倫理價值等。最后,他提出監管科技向善的可能框架,即一個核心:數據權力和權利的界定;兩個方面:用數據的監管、對數據的監管;幾個原則:監管安全、監管服務化,監管平等、監管可控(透明)。

  徐保軍的發言聚焦“互聯網科技向善的價值取向”。在報告中,他指出科技關乎事實命題,解決“是什么”的問題;向善關乎倫理取向,解決人們“應該怎樣”的價值取向問題??蒲Х⒄溝睦繁礱?,“科技”與“向善”之間并不存在必然的邏輯因果?;チ?、人工智能、大數據等新技術的組合進化開拓了更為自由、開放、共享的平臺,為人類發展提供了更多現實可能性,也帶來諸多挑戰,存在倫理失范的可能性,比如隱私?;?、信息鴻溝不斷擴大、信息爆炸信息過載與碎片化、人性弱點的共振放大等問題。網絡空間提倡自由,也要保持秩序,一方面科技倫理是各方必須遵守的價值準則,既需行業自律,也需國家層面的統籌規范和指導協調;另一方面,也需要健全相關立法,加強監管,在不束縛創新的同時有效規避風險,最終實現社會資源的合理配置。

  此次論壇議題激起與會人員的強烈反響,在互動討論環節,論壇嘉賓與媒體記者以及其他參會人士就科技與人文的關系、互聯網發展與監管、科技如何向善等話題進行了熱烈的互動。

  關于科技與人文的關系,趙彥在發言中介紹了《中國科學報》今年推出的“兩種文化大家談”專欄,該欄目旨在紀念1959年英國科學家斯諾提出“兩種文化”(即人文學者和科學家之間的文化割裂)60周年,一年來吸引了20多位大家發表觀點,其中有不少主動投稿的學者。趙彥表示,由此可見,60年前斯諾提出的兩種文化割裂,在今天,特別是在新科技革命與互聯網經濟的命題下談兩種文化的協同,乃至人文主義的缺失,仍有重要的現實意義。在談及對互聯網經濟發展的個人體會時,趙彥首先認為,對于互聯網的發展及其對人類社會的貢獻,特別是對中國社會發展的貢獻應該予以肯定。他認為互聯網經濟對人類社會,尤其對中國社會產生的負面作用需要正視,但也不應該過于放大問題。其次,互聯網監管應該向善,即應該適度監管,而非過度監管。如果監管不到位,或監管過度,導致行業被監管致死,其為人類創造福祉的目的也就無從談起了。監管應該發揮政府、公眾和互聯網企業的高度協同作用,實現建設性的監管,監管適度,監管向善,把互聯網經濟做大做強。此外,他認為應該認可互聯網企業的自我凈化機制,允許適度范圍內企業之間競爭的他律行為,如容忍幾年前互聯網企業公關大戰中“打頭辦”“打美辦”等現象存在。

  何傳啟表示,不同的人對科學有不同的看法,他認為發現世界上的新現象新規律、創造新工具是科學家的職責所在??蒲Ъ業墓ぷ骶褪欠⒚鰲按缸蛹艫恫肌?,科學既然是工具,使用科學的就是人,就有人文精神在里面??蒲Ъ曳⒚鞴ぞ?,而工具怎么用是社會、政府和企業的事。他認為科學是用來為人類服務的,在此過程中間產生的種種問題正好是社會科學家、人文科學家可以發揮長處的地方。所以未來的世界是科學家要創造一個新的知識體系,而人文學家、社會學家要創造新的文明的制度體系和文化體系,兩者相互配合才能建設一個美好的未來。

  對于互聯網發展與監管的關系,邱沛恩贊同對互聯網加強監管,但不能超越監管職責、法定權限,不能任意施展權利、濫用權利,否則其本身就是違法的,本身就是惡。不能用惡解決惡的問題,只能用善。他認為對作為最前沿的互聯網經濟的監管仍然存在標準設計不到位,甚至存在盲點盲區和很大的風險點。只靠政府和學者的良心沒有用,要把政策和技術結合起來,加強監管,加強打擊力度。他認為企業之間如“打頭辦”“打美辦”等競爭,是不正當競爭。今年11月1日正式實施的《反不正當競爭法》的修訂版對不正當競爭的打擊力度將會越來越嚴。他認為,當前我國互聯網經濟事實上是非常健康的,勢頭非常好?;チ喙芐枰吆圖際蹕嘟岷?,保證互聯網經濟的健康,乃至整個中國經濟的健康。

  創新中國論壇由中國科學報社與中國高等科學技術中心于2010年聯合發起,美籍物理學家、諾貝爾獎獲得者李政道先生擔任論壇主席。論壇服務于國家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為全方位推動中華民族“創新夢·中國夢”而努力。該論壇目前已連續舉辦十一屆,成為全國科教界知名會議品牌。

免責聲明:

① 凡本站注明“稿件來源:中國教育在線”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稿件,版權均屬本網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已經本站協議授權的媒體、網站,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稿件來源:中國教育在線”,違者本站將依法追究責任。

② 本站注明稿件來源為其他媒體的文/圖等稿件均為轉載稿,本站轉載出于非商業性的教育和科研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如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作者在兩周內速來電或來函聯系。

職位檢索
單位性質
單位檢索
地區選擇
學科檢索
學歷要求
職位搜索
人才速遞
相關新聞
{ganrao} 中彩网甘肃快3走势图 云南快乐10分中奖说明 炒股软件哪个好用手机版 青海11选五走势图今天 白小姐精选三肖期期 牛股股票推荐 江西快3开奖结果全部 河北11选5的技巧大全 易操盘配资 广东36选7开奖公告 广东十一选五今天开奖记录 飞鱼彩票开奖查询 体彩快中彩20选8加4十1开奖结果 黑龙江p62今天开奖结果查询 安全理财产品排行榜 今天福彩36选7好彩1